当前位置:主页 > 艺文有物 >为道德的政治楷模举行全民的心灵国葬 >

为道德的政治楷模举行全民的心灵国葬

  

【1月23日讯】今天,我抛弃了一个共产党员的“党性”,站在人性的立场上,深切怀念一位真正值得崇敬的长者。很庆幸能有这幺一个机会留下点文字,寄托点哀思。在国内可能早就“风声鹤唳,草木皆兵”了。对于紫阳总书记身后之事的种种安排,这种中国历史式的逻辑,我不以为奇;但是,对于继续用政权的力量来低调冷处理,剥夺对一位已逝长者的悼念自由,感到遗憾;对于这种“胜者为王败者寇”观念何时终结,感到纳闷。

虽然,那时尚在读小学的我,对于十六年前的那场风波,当时并不关切,只记得大哥哥大姐姐们上街游行;但随着年龄的增长,始终不曾停止过对中国前途命运的思考与关注,对于那段历史真相的了解欲望也与日激增,曾亲耳聆听当年亲身经历学运的老师讲述那段讳莫如深的历史,更有幸在国外阅读了六四真相一书。我对那段历史有了自己的理解与看法,是自己的,不是教条的舆论强行灌输的,也不是自由的民运人士所遵奉的。

紫阳总书记,对我而言,是一位道德政治家的楷模,他永远不会是那伙阴谋野心家(这应该是所谓政治家的通常之意)所认同、容忍的,所以也就注定他永远得不到“政治家”的这顶桂冠。他在历史最危急的关头,在风口浪尖,以牺牲自己的一切,甚至自由为代价,做出了人性的选择;他在中国的政治舞台上消失了,但他在人民心目中的形象高大了、完美了。

很多报章引述紫阳总书记走得没有遗憾,是的,他走了,在人民心目中树立了一座道德的丰碑;但是,我总觉得他有遗憾,肯定不是关于他自己未得到平反的一纸文书,如果还在为那一纸文书斤斤计较的话,当初就没有必要选择这条“政治的不归路”。他应该有遗憾,人民也觉得他应该有遗憾,如果那时他能“随波逐流”,也许中国改革开放的力度深度,中国政治体制改革的进程会与现在有天壤之别。历史弄人啊!

很遗憾,生于八十年代的年轻人,对于紫阳总书记已经没有什幺印象了,更不用说他对中国历史进程作的贡献了;全民经商的大潮已经将人们的政治意识沖击得蕩然无存了,尤其是年轻人对政治更是不屑一顾,全然没有我们当年的血性,而中国共产党也就在这种夹缝中残喘维持着所谓的“执政合法性”。中国民主政治的未来应该根植于中国,中国民主政治未来的前线也在中国,引领中国民主政治未来的精英也应在中国!去唤醒青年、激励青年,去团结民众、发动民众,紫阳总书记走了,但是他未尽的路需要我们来继续,这是对这位长者最好的纪念与告慰!

不知是真是假,孔泉竟然对紫阳总书记的身后之事,以丧事改革作为解释的理由,在笑掉大牙的同时,为中国发言人的水准感到羞耻——连自圆其说都不会。早有人提出邓小平97年全国规模葬礼的质疑,如果这种解释是以未来作为着眼点的话,那希望若干年后江泽民的葬礼不要如此劳民伤财,且不要强迫全民参加追悼会,更不要一个星期之内的电视只有一个节目、一个主题!突然间想起了侯宝林关于光绪与慈禧国丧的相声,所谓翻开新一页历史的新中国又何尝不是如此?没有所谓权威出席也罢,没有新闻报道也罢,一切形式取消也可以,但是在海内外有良知的华人心中早就为这位销声匿迹十六年的总书记致以最深切的悼念,让我们通过网络、通过行动,通过心与心的互通,手与手的相连,为我们这位道德的楷模举行一场真正的全民葬礼!@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不代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