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企业品牌 >薪资倒退有房率史上最低代际不公重伤年轻世代 >

薪资倒退有房率史上最低代际不公重伤年轻世代

  

  

  澳洲年轻人被警告说,由于财富集中在他们父母和祖父母“患有关节炎的手中”,他们或许只能成为澳洲经济繁荣的“旁观者”。

  澳洲年轻人的置业率已经是有史以来的最低水平,而30多岁的年轻人,薪资实际上已经倒退,55岁以上的人,收入反而前所未有地高。

  工党的劳动政策顾问蕾娜(Jennifer Rayner)预测了这一可怕的前景,她说,当前世代未来的财富安全,会被婴儿潮世代夺走。

  蕾娜认为,基于年龄的收入不平等越来越严重,长此以往将对澳洲造成损害。

  在堪培拉长大的她说,她和朋友们都期望通过努力工作和毅力,获得比父辈更加繁荣的生活。但对许多年轻人来说,现实,无疑是当头棒喝。

  “好工作,充足的财富以及随之而来的福祉,越发集中在澳洲老年人患有关节炎的手中。”蕾娜说。

  1978年,只有不到三十分之一的人未充分就业,而现在是六分之一。1992年,只有35%的25岁以下年轻人打零工,而今天是一半。

  25岁以下人士的凈财富——储蓄减去债务——在2004年到2014年期间只增长了2.4万。然而,25-35岁的凈财富在这十年间实际上下降了5000元。

  这也导致了其他的后果,年轻人中的焦虑症和抑郁症发病率更高。

薪资倒退有房率史上最低代际不公重伤年轻世代

  就在上月,HILDA报告发现,实际抵押贷款支付者拥有的房屋数量自2001年以来下降了3.5%,房价飙升意味着未来几年,只有不到一半的成年人拥有房屋。

  “同时,年轻澳人被迫依靠糟糕的工作糊口,财富减少,福祉恶化。”

  经济上的不稳定也可能促使伴侣推迟生育。

  “老一代人说,你们都应该住在距离工作地点2小时的独立屋里,可他们从来不必作出牺牲,所以这就有点过分了。”蕾娜对news.com.au说。

  但这并不是要责怪X时代和婴儿潮世代,他们只是双手抓满了他们眼前的机会。“所有世代应该团结起来,共同找到一个解决方案。”

  “一个真正平等的澳洲是年轻澳人也能像我们的父母和祖父母一样,拥有建立稳定和有保障生活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