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公益资讯 >同是天涯沦落人––两个重症病人的生死对话 >

同是天涯沦落人––两个重症病人的生死对话

  


【4月15日讯】昨天,在重医附一院内科病房,来自贵州的尿毒症患者胡晓红和重庆的尿毒症患者夏雪飞见面了。这两个“在死亡边缘徘徊”的人,在一起“畅谈”他们可能还有的日子,谈他们对死亡的看法,谈他们对生命的渴望、感激和期待……

同是天涯沦落人

重庆晨报报导,胡晓红是贵州中国砂轮厂的职工,1998年她刚下岗一年,就被诊断患了尿毒症。夏雪飞是重庆医科大学的学生。他们都在1998年患了尿毒症,两人都因没有钱,不能进行换肾手术。

两个绝症患者、同病相怜的人在夏雪飞的病房见面了。一握胡晓红的手,夏雪飞就说,他感到胡晓红的病比他要重。胡晓红的脸上没有一点血色、连手都是苍白的。胡晓红说着话,要不时地站起来,因为她一会儿就想吐。也不能喝水,因为水排不出来,会全身浮肿。她已2年多没有小便了。

活着还是死亡

胡晓红说不赞成夏雪飞的那种不愿给亲人、学校、社会带来负担,不愿欠着“债”的想法。她说:不管想不想,我们已经给别人带来麻烦和负担了。我刚得尿毒症时,也觉得自己是个负担、也想到死。但看到丈夫为了我病情哪怕一点点的好转所做的努力和欢欣,看到儿子害怕没有妈妈的可怜的目光,特别当婆母哭着说:“只要你活着,就是我们王家的福时”,我就下了决心,无论再难也要活下去。“活下去才有回报的可能,如果生命都结束了,还谈什幺回报呢?”

夏雪飞说:我欠着那幺多的情、又无力偿还,我很不安。现在真的希望自己患的是不治的癌症,马上就死去,轻松上路。生命是美丽的,我对生命充满渴望和崇敬,但我不想把这种美丽的希望建立在让别人受苦的基础上。

胡晓红说,我们的生命已承载了太多人的希望和情感,只要我们活着一天,家里的人就有一天的希望。她说,只要自己努力过,哪怕明天死去,也留给亲人一种精神。因为亲人们在我生命的最后时刻,看到的是我的坚强和努力!

期待第二次握手

学医的夏雪飞告诉胡晓红,我市已有医院在研究用动物的肾脏替代人的肾脏,已取得了有益的进展。这样移植肾的高昂费用就会降下来,会给他们一样没有钱换肾的人带来希望。

他们相互祝愿、鼓励着。也许这一别就没有下次了。但胡晓红仍笑着对夏雪飞说,希望他们还会有第二次握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