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公益资讯 >广州区伯嫖娼事件持续发酵 律师会见遭拒 >

广州区伯嫖娼事件持续发酵 律师会见遭拒

  

近日,广州公车私用监督人区伯「嫖娼」事件引起各界关注。3月30日,长沙3名民众自发去拘留所见区伯,曝其在拘留受到警方虐待之外,31日,隋牧青与蔡瑛律师前往看守所会见区伯受阻。隋牧青表示,会见受阻使他确信无疑该事件是广州与长沙警方联合对区伯的构陷。

3月30日,长沙民众谢长桢、周先生(又名伟大少)、杜聪波、淩杰等前往长沙市拘留所看望区伯,周先生对记者透露,会见只能通过所内专用视频电话,区伯当时情绪非常激动,不停地哭泣,一直声称自己是被冤枉。

周先生还透露,区伯告诉他警方安排两家媒体对他进行採访,欲将其嫖娼事件做实,遭到区伯拒绝,导致警察恼羞成怒,对其进行非人的折磨,从上午10时至凌晨4时不让其睡觉,区伯还被警方推倒,左腿摔伤。最后区伯要求会见其代理律师隋牧青。

31日下午2时30分,隋牧青与蔡瑛律师千里迢迢赶至长沙拘留所进行会见。他们到达拘留所时门外已布满警察,会见室则张贴出「因系统故障终止会见」的告示,隋牧青律师说:「他们明显早已有準备,系统故障完全可以手工操作,我们只是一个行政拘留案件的会见,而且手续很齐全,会见要求应该非常低。最后在我们的抗议之下进了拘留所。」

他们进了拘留所之后,警方包括所长在内都是互相推诿,声称自己做不了主,要向上级请示,在拖延时间,大约1小时之后,所长派一手下拿来一张字条 ,称是区伯亲自书写「不方便见律师」。隋律师一行再次在各个办公室之间穿梭,坚决要求会见区伯,但是无人回应他们。

隋律师说:「他们拿出区伯『不方便见律师』的字条,被我们斥责,明显不符合常理,区伯在前一天长沙公民会见时明确要求会见我,我千里迢迢赶过来怎幺可能不见我,而且关在拘留所的人哪一位不想见律师?」最终,他们未能见到区伯,徒劳而返。

隋律师表示,他通过此次会见更加确信区伯是被嫁祸,而且通过酷刑来折磨区伯认罪。这只是一次普通的会见,警方却如此紧张,长沙警方在这件事情上是很明显地滥用职权犯罪,并且是广州与长沙警方联合起来对区伯进行构陷。

3月26日晚11时许,区伯在其入住的四星级湘府国际酒店房间内被警方带走,警方称有人举报其卖淫嫖娼,事件发生之后在网络上引起热议,各方质疑之声不断。据悉,区伯在被抓前的下午4时31分,在其微博发帖称他到湖南两天,已监督到公车私用两起,并且已向广州纪委官方微博举报。有民众猜测,区伯前脚举报公车私用,后脚因嫖娼被抓,「不排除系因监督公车私用而遭『报复』」。

周先生也表示,区伯是一位非常好的老人家,口碑又好,他经常是省吃俭用,出门住的都是10几元钱的旅店,他非常怀疑区伯怎幺会去住四星级酒店。

另据隋律师透露,湘府国际酒店已经不允许任何人随便进去问东问西,官方明显在有意遮掩事件真相。

据悉,4月2日将是区伯被释放的日子,但是隋律师表示并不乐观,他说:「我怀疑他不会正常出来,有很多广州公民会来接他,但是警方可能会秘密地把他送回广州,或者是以别的借口继续拘押。」

「区伯」原名区少坤,今年62岁。近几年,由于多次在大街上拍照,检举公车私用,区少坤很快便成为广州市民熟知的「草根达人」,还被亲切地称为「区伯」。他的微博名@广州区伯已加V认证,其个人介绍为「广州草根明星、广州公车私用监督达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