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艺文有物 >4被告死缓服刑10余年江西男子自首 >

4被告死缓服刑10余年江西男子自首

   今年10月30日,方林崽在开庭时说:“绿宝超市的老板是我杀的。”但他拒绝在不公开审理环境下吐露更多细节。2004年以来,乐平发生十余女性被侵害、4人死亡系列案,48岁的方林崽被控为犯罪嫌疑人。然而,绿宝超市老板被杀案早在2002年即已告破,4名被告人被判死缓,已服刑十余年。

据大陆媒体报导,深夜,方林崽因劫持一名三轮车女司机被抓获。21天后,乐平警方即召开新闻通气会,宣布8年来针对女性的20余起绑架、强奸、猥亵、抢劫、杀人系列案件告破。

方林崽所言的命案,即是当年轰动一时的“5·24杀人案”。虽然事隔多年,却并未随中店村的城市化变迁而被遗忘。

清晨,绿宝超市老板蒋泽才的尸体在“无天底”田间被发现,现场还有其女人郝强带血的发夹、上衣、高跟鞋等物。黄全正记得很清楚,当天儿子黄志强和村里人一起去现场看热闹,中午在岳父家吃饭,还有声有色地分析,这肯定是情杀。

两年之后,黄志强和同村的方春平、程发根、程立和相继被捕,他们和在逃的汪深兵一同被控为凶手。法院判决书认定,晚,黄志强等5人携带凶器伺机作案。当晚23时许,他们在“无天底”田间小路上发现蒋泽才、郝强,便上前索要钱财。蒋泽才不从,争执中汪深兵一刀砍在蒋头部,郝强见状逃走,汪深兵便去追赶。其余4人各持凶器朝蒋头部、身上乱砍,致使蒋当场死亡。程发根从蒋身上搜出5000元、手机等物。“随即5人先后对郝强进行轮奸。为灭口,程发根又找来绳子勒郝强颈部,其余4人按住郝强,将郝强勒死,后抬到附近树林掩埋。为灭迹,次日中午,5人抽签决定顺序后依次持刀将郝强碎尸,并将尸块装入塑料袋各自拎走四处抛散。”

由于黄志强等4人一再在庭审中集体翻供,此案曾被检察机关以“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为由,4次退回公安机关补充侦查。提起公诉后,该案即引起普遍关注,前后有20多名律师参与其中,均做无罪辩护。景德镇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处4人死刑;上诉后,江西省高院认为事实不清,证据不足,4人口供前后有明显不一致之处,撤销一审判决,发回重审;重审后,景德镇中院仍维持原判,4人继续上诉。

,江西省高院作出终审判决,认定原判对4人所犯罪行定罪准确、审判程序合法。但“鉴于本案具体情况”,改判4人死刑,缓期两年执行。至于何为“具体情况”,终审判决未加说明。当时,黄全正觉得天都塌了。但他坚信儿子不会杀人,将卖房卖地所得全部请了律师,四处鸣冤申诉。

因为上访,方桂水还曾被以寻衅滋事罪判处4个月拘役,他说,自己为申诉想尽了一切办法。“儿子打电话来,每次都只说要我们申冤。”

黄全正庆幸,自己砸锅卖铁打官司,为儿子赢得了一线生机。他回忆,民警曾经带回儿子的一封信,黄志强承认手上欠下了几条人命,所犯罪行已如实交代,家里无需请律师。但在探视时,黄志强痛哭着告诉父亲,亲笔信是被逼所写。

历次庭审中,黄志强等4人均称遭遇刑讯逼供,他们展示了手腕上的铐痕作为证据。他们在狱中书写的申诉材料均一再提及,提审时他们被长时间悬空铐在门框、人行楼梯等处,手铐深陷肉中,“生不如死”下只能供认不讳。

终审判决中对刑讯逼供未予认定,称公安机关及相关检察部门对此均专门提供了书面证明,4人的铐痕是对抗审讯时自行造成。辩护律师就此指出,公安机关自证没有违法难以令人信服,而家属及律师多次申请伤残鉴定,均未成功。

事实上,黄志强、方春平最初还被指控与1999年发生的另一起抢劫杀人案(9·9案)有关。他们被控伙同程文才在登高山上一凉亭内将邹某某杀害,程文才与黄志强先后轮奸了邹某某的女友熊某,造成熊某轻伤乙级。因证据不足,终审判决对该犯罪事实不予认定。

家属和律师介绍,两案的办案情形如出一辙,被告均庭下认罪、庭上则集体翻供。经过多年申诉,“9·9案”嫌疑被排除,只因熊某尚在人世,但该案因此“不了了之”,可见办案并不严谨。

黄全正、方桂水、程火生(程立和父亲)都是年逾六旬的老人,程发根的父亲程文坤已经75岁,他们每年都要到北京一到两次,每个月到景德镇、南昌数次,成了上访专业户。在其中一份申诉状中,他们征集到了中店村近800位村民的手印。

在狱中的方春平等人则坚持不懈地写申诉书,并曾在2010年2月绝食超过6天,要求重审此案。这也给了家属们信心。因为上访,方桂水还曾被以寻衅滋事罪判处4个月拘役,他说,自己为申诉想尽了一切办法。“儿子打电话来,每次都只说要我们申冤。”

景德镇中院和检察院均称,由于方林崽自认绿宝超市老板为其所杀,他所涉及的系列侵害女性案立即中止审理,目前已经撤回检察机关补充侦查。黄全正不愿意相信,平素一起抽烟的方林崽会是自己苦苦寻觅的杀人“凶手”。“不管方林崽是不是凶手,希望能够把案子查清楚,不要冤枉人。”

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李雪莲报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