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政策解读 >民主政治不只是多数决开讲无疆界 >

民主政治不只是多数决开讲无疆界

   民主政治不只是选举或多数决。19世纪法国哲学家Alexis de Tocqueville(托克维尔)在他的名着Democracy in America(民主在美国,1835)书中就指出,民主虽然能带来更平等的好处,但他也警告民主可能带来「多数暴政」(the tyranny of majority)与可能压抑个人的危险,除非有「中介」或「次级」权力机构作为政府与个体之间的缓冲。今日在西欧与美国有许多公会、社团与专业组织扮演这类角色,民主政治得以运作,政党不是唯一能代表选民的组织。 1949年之后来台的国民党政权,虽然陆续开放地方与中央的选举,在1987年「解严」之后甚至开放党禁,但社团与专业组织的功能仍然不彰,许多类似的「民间社团」仍然由国民党把持,甚至长期接受政府经费的补贴,一到选举常成为国民党的辅选机构。因此,纵使政党曾有轮替,但台湾,从中央的国会到地方议会长期以来大多由国民党控制;加上民主根基薄弱,与政党的操作与恶斗,民主在台湾只流于选举,与「少数服从多数」的浅显道理,因此「多数暴政」在台湾比比皆是。 英国「经济学人」周刊在「民主出了甚幺差错」(3月1日)这个封面主题指出,近来许多新兴国家民主失败的经验告诉我们,他们太强调选举,太少注意民主的其他基本要素。国家需要被牵制,个人的权利如言论的自由与组织的自由是需要被保障的。民主的成功主要是能防止「多数主义」的考验,赢得了选举不代表能为所欲为。于2013年垮台的Morsi政权就是一例。他虽是埃及首位经由民主选出的总统,但他将民主视为一种「赢者全拿」的制度,无限制扩张自己的权限,最终被军方赶下台。 民主不只是一张选票。西方很多国家的人民在有选举权之前,他们已建立了成熟的政治体系,有效的文官体系与确保宪政权利、社会各组织均有理念能珍惜个人的权利与独立的审判。 台湾的「318学运」有许多现象可以解读与启发。我觉得最珍贵的是打破国民党长期诉求「少数服从多数」这种表象、浅碟子的假民主。特别是,台湾的国防、外交与两岸事务,是属总统的权限,加上国会是国民党多数,马英九想透过多数决要立法院当个橡皮图章通过这次服贸;马英九这种心态与作为就如埃及被赶下台的总统Morsi,或如逃亡到俄国的乌克兰前总理亚努柯维奇,以民主之名但完全无视民意而为所欲为。 乌克兰的国民由于反对前总理亚努柯维奇执意亲俄疏远欧盟的政策,从年初起在冰天雪地里示威抗议与镇暴警察对抗。我非常佩服该国人民长期对抗的意志,反观台湾的公民,相较于过去,这次的台湾的「318学运」虽获得不少国民的支持,如「330凯道示威」,但两个星期之后,经常散布「学生要见好就收」,并配合「学运」会影响股市、把签定服贸与自由市场、自由经济连结在一起等似是而非的与论要学生解散(我一向主张要与中国签订各类经贸条约,但须透明与国会监督;也相信自由资本主义市场的人)。 今天,假如有更多的公民与公民团体作为学生的后盾,台湾的国民是应该站到街头争取自己的未来与命运,学生就不会那幺辛苦,学生也就不会长期占据立法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