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艺文有物 >单程证那点事 >

单程证那点事

  

河北省政法委书记张越被调查,曝出他出售单程证牟利的问题。很多香港人很愤怒,但我却很奇怪,不是因为张越的贪腐,而是一些香港人的后知后觉。

1980年在广州,去一个中学同学家中聚会,他父亲刚刚从香港「探亲」回来。那时大陆仍非常落后,香港对我们这批中学刚毕业的年轻人来说可是一个遥远而且神祕的地方。同学父亲大谈香港见闻,但结论是香港不如广州。顺便一说,这个同学的父亲是广州军区政治部的一位军官,级别虽然不高,但却仍算是小小的既得利益阶层吧。

谁知道过了几年,那位同学全家移民香港了。但最让人吃惊,是他父亲虽然已经是「香港人」了,但每年军队干部体检他仍会参加,所有工资和政治经济福利继续享受,甚至后来退休之后,广州军区仍给他分配了退休住房。

当然,他到香港,并不是他喜欢香港的生活,而是组织派他出来的。

每年五万赴港单程证,大多由广东省控制,其中九成由公安厅、军队情报部门、国安厅、统战部等机构掌握。拿到单程证到香港的人,不管是真是假,那时候都必须接受「有关单位」的指示。像同学父亲那样的嫡系级别人物不多,大部分是业余特务。

这种情报战线和统战工作的「人民战争」,是中共最拿手的戏码。从延安时期一直延续到现在,政策计谋实施起来驾轻就熟,毫不含糊。

不过,到了90年代之后,这种「组织需要」的情节逐渐减少,而另外的「需要」则越来越多了。后来有人明明受派遣持单程证到香港,但仍然需要付出三、五十万的金钱。比如赖昌星,从福建以50万买来单程证赴港,摇身一变成了香港商人,但根据他自己的叙述,他其实也是总参情报部登记在册的人民解放军少校情报官。

当其时,中国稍有钱财的人都愿意到香港,而情报工作的重点又是「保密」,单程证因此自然很容易成为中共内部各个情报机构的摇钱树。有熟悉情况的朋友肯定地说,八、九十年代持单程证来港的,大部分都和这些情报、国安或者统战部门有关係。

张越从北京基层公安警察出身,在北京公安局的政保处长期任职,政保后来变成国保,他作了国保局局长,再调上公安部,最后才到河北政法委。估计他出售单程证,是在北京国保局和公安部任职期间。

实际上,赴港单程证后来并没有越来越热大涨其价。这是因为中国经济增长和日益开放之后,有钱人可轻易以「优秀人才」身分居住香港,也可移民他国后转回香港。单程证对中产人士反而吸引力更大。

在中共专制体制下,几乎没有不受官方控制的社会空间。这种由政府发出的单程证被用来做某种政治操作或「经济」操作,绝不令人吃惊。

我觉得可笑的,倒是中国社科院正儿八经地发表《旅游绿皮书》,唱衰香港的旅游业。说香港旅游业不好,大陆游客稍微减少,是香港民主派製造社会对立严重的结果。但实际上,多少中国人可以来香港,每个人多长时间可以来香港,甚至来港后可以购买什幺样的产品或服务,却由大陆政府严格控制。比如「一周一行」,难道是民主派或本土派的决定?这和大陆67年断绝提供东江水是一个道理,自己关掉水笼头,却非要找别人的原因,装傻装到这种程度,令人讚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