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企业品牌 >张靖委/从台北共乐轩文物看戒严时期的民俗发展 >

张靖委/从台北共乐轩文物看戒严时期的民俗发展

  

张靖委/从台北共乐轩文物看戒严时期的民俗发展
图/取自稻江共乐轩

每年的10月25日,台北市大同区会有一场「台北法主公庙庆祝台湾光复节」绕境,10月10日的国庆日、25日的台湾光复节、31日的蒋公诞辰纪念日,这三个节日在威权时期被形塑成整个月的「光辉十月」,光辉十月的节庆景象曾是许多台湾民众的共同记忆。「台北法主公庙庆祝台湾光复节」绕境队伍中,还可见到国父遗像、历任总统照片、国旗旗海飞扬,党国余韵迴荡在台北街头,在国家庆典已日渐淡薄的今日,这场有浓厚爱国色彩的迎神绕境显得特殊。

「台北法主公庙庆祝台湾光复节」绕境的驾前阵头是台北共乐轩,共乐轩是台北着名的北管馆阁,日治时期共乐轩、灵安社、平乐社、德乐轩并列为台北四大轩社。共乐轩的历史可追溯至清代「稻江共安乐社」,是当时大稻埕人士为庆祝霞海城隍圣诞所组织的驾前子弟,清同治9年(1870)大稻埕仕绅召组织北管音乐团,清同治10年(1871)赴福州订製谢、范将军神将并组织神将班,后将神将班与北管子弟团合併成立「稻江共安乐社」。

大正元年(1912)北管音乐团成员撷取共安乐社的「共乐」二字另外成立「共安社共乐轩」,同年粧设谢、范将军神将,昭和年间正式定名为「台北共乐轩」。战后,有台湾杜月笙之称的蔡金涂加入共乐轩,蔡金涂以大正元年(1912)开光谢、范将军神将定调为共乐轩正式成立的年份,目的在向当局强调共乐轩与中华民国同寿,同时他大力支持共乐轩製作多面的银旗、不鏽钢压帆、绣旗,旗子的数量与种类众多而有「共乐轩旗最多」的俗语流传,经由蔡金涂的支持与多位艺师的努力,奠定了共乐轩在台湾轩社间的名望,民国99年经台北市政府登录「北管」为台北市传统表演艺术-音乐,台北共乐轩民艺文化协会为保存团体。

张靖委/从台北共乐轩文物看戒严时期的民俗发展
共乐轩的范、谢将军。 图/取自稻江共乐轩

消灭共匪,共乐蒙难

历史上,1945年以后称为战后,以揭示二次世界大战的结束,但战后的台湾受到大陆局势动荡的影响并未获得和平,南京国民政府在民国36年公告全国进入总动员时期,台湾在民国36年、民国38年前后施行三次的戒严令,民国37年总统令公布施行《动员戡乱时期临时条款》,随之在民国39年总统令公布施行《戡乱时期检肃匪谍条例》,相关的法律与行政命令,使治安机关可以依法逮捕有匪谍嫌疑者,随着军事戒严和战时体制的延长,台湾民众在漫长的威权统治里遭受到许多的箝制。

「共乐」意味着共乐轩继承清代「稻江共安乐社」的历史,但在戒严时期的共乐轩,轩名的「共」字有「为匪宣传」嫌疑,屡屡遭受治安机关的关切,幸有出身锦记茶行陈氏家族,具有军职身分的陈守山出面交涉,共乐轩才得以免受干扰,民国70年陈守山出任台湾省警备总司令,共乐轩的生存才正式获得保障,然而,数十年来共乐轩成员心中早已产生对治安机关的恐惧。

今日共乐轩典藏一面大正10年(1921)的西洋旗,红底旗面印着「稻江共乐轩 台北音乐团第三组 历年优胜纪念」文字,旗子中间由凤凰、菊花、桔梗组成的花圈,花圈内有一个大大的共字,这面西洋旗是为了纪念共乐轩年年都能在台北迎城隍获得优胜所製作,见证日治时期共乐轩的辉煌,却在戒严时期因为「红底共字」的缘故而被迫收藏长达半世纪之久。同样的,共乐轩在日治时期製作的旗桿镖头,因为镖头上的共字原先油漆红色,为了避免治安机关的关切,而将所有的镖头油漆成白色。

张靖委/从台北共乐轩文物看戒严时期的民俗发展
大正10年(1921)西洋旗。 图/作者自摄

张靖委/从台北共乐轩文物看戒严时期的民俗发展
日治时期「共安社共乐轩」镖头。 图/作者自摄

鼓簧弄笙,共乐为国

民国38年台湾省政府与台湾省警备总司令部公布《台湾省戒严令》,戒严令明定「严禁聚众集会、罢工、罢课及游行请愿等行动。」对于迎神绕境造成限制,同时政府在战时体制下为了反攻大陆的目标,各级机关倡导勤俭建国,台湾民俗的迎神绕境、拚场等文化现象违背了政府尚朴的施政方针,政府与报章媒体常以淫靡风气批判台湾民俗。

民国41年台湾省政府《改善民俗纲要》:

在政策的规範下,台北市延平区、大同区、建成区规划霞海城隍诞辰祭典为北三区的统一祭典,龙山区与双园区规划青山宫灵安尊王诞辰祭典为南二区的统一祭典,国家权力对于民俗的管控压缩了轩社的生存空间。

民国55年蔡金涂等人筹组台北市民间游艺协会作为轩社向政府交涉的单位,并以庆祝台湾光复节为由,在10月25办理「恭祝石牛洞法主圣君圣诞千秋」庆典,为提升绕境的阵头品质、避免官方干预,台北市民间游艺协会延续日治时期的赏旗制度,规划採点评分的总计分30%为「庆祝台湾光复节」,各轩社在头旗前安排队伍高举国父遗像、总统玉照,点缀着国旗、政治标语,塑造爱国景象。

此外,共乐轩因为轩社的谢、范将军寄奉在法主公庙缘故,在绕境队伍中担任尾阵,虽然灵安社、平乐社、共乐轩、德乐轩不列入採点评分对象,但在当时的时空背景下也需安排爱国队伍,今日共乐轩尚存一面「实行三民主义!台北共乐轩」布条,便是当时的产物,晚近在民国75年的绕境队伍中,共乐轩还安排了音乐花车演唱梅花等爱国歌曲。

张靖委/从台北共乐轩文物看戒严时期的民俗发展
「实行三民主义!台北共乐轩」布条。 图/作者自摄

解严三十,浅谈共乐

台湾在漫长的戒严过程中,迎神绕境提供许多民众释放社会压力、抒发对台湾文化情感的管道,轩社的憨子弟在政府压迫中争取生存空间,也在国家庆典、总统华诞、国丧、迎接外宾等场合表现效忠国家的情景。

台湾社会从威权走向民主化,轩社鼓瑟吹笙不再是为了祝讚国恩家庆,憨子弟渴望的是表演的舞台,渴望知音的讚赏,与民国同寿的共乐轩在解严三十年的今日,整理相关文物诉说那段属于台湾人的故事。

张靖委/从台北共乐轩文物看戒严时期的民俗发展
在台湾漫长的戒严过程中,轩社的憨子弟在政府压迫中争取生存空间,也在国家庆典、总统华诞、国丧、迎接外宾等场合表现效忠国家的情景。 图/取自稻江共乐轩

文:张靖委,台北艺术大学建筑与文化资产研究所硕士、台北艺术大学博物馆研究所专案助理。更多民俗乱弹:Web|F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