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政策解读 >新新闻》CPTPP暂无缘台湾还有什么选择 >

新新闻》CPTPP暂无缘台湾还有什么选择

  

蔡政府上台后,将加入《跨太平洋伙伴协定》(TPP)及其后的《跨太平洋伙伴全面进展协定》(CPTPP)列为对外经贸的第一要务。近来媒体曾报导台湾加入第二轮的目标落空。姑不论此项传言是否属实,我们必须要思考除了CPTPP之外,台湾有何其他选择?

澳洲、越南与马国,FTA优先目标

台湾的贸易依赖美、中最深,依据目前的两岸关係,以及蔡政府试图减缓对中国过度经济依赖的国安考量,中国显然是不在考量範围内。就美国而言,固然与美国签自由贸易协定(FTA)具有经贸价值,且在外交上具有重要意涵,然而政治成本(例如美猪、美牛进口)及台湾所需承诺的市场开放程度(尤其在川普政府下),可能超出蔡政府所能负担程度,因此台美FTA虽然常为政治人物所提起,但执行性不高。

其次,台湾虽然强调加入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协定(RCEP),但由于中国参与其中,此项宣示亦属于口号性质,无实现可能性。但CPTPP与RCEP有交集的国家包括:新加坡、汶莱、马来西亚、越南、澳洲、纽西兰、日本。

上述国家除台日之间还有福岛食品争议,台湾与新加坡、纽西兰已签订FTA,汶莱则市场经济规模过小,其他国家包括澳洲、越南及马来西亚可列为重点目标,藉由签署双边FTA,促进台湾加入CPTPP的敲门砖。

就澳洲而言,在印太战略(Indo-Pacific Strategy)及澳洲近来的中国疑虑,政治上或有契机;就产业而言,澳洲农业与台湾竞争性不大;而在原物料及教育服务上或可互补或双边合作。

越南与马来西亚分别为台湾第七与第八大贸易伙伴,台商在两地投资亦久,在中美贸易战正酣之际,台商颇有从中国转向至东南亚之势,配合政府的新南向政策,越、马两国应是政府重点突破目标。

英国与瑞士值得努力

至于欧盟这个重要市场,欧盟理事会于五月二十八日授与谈判权限,开启与澳洲、纽西兰的FTA谈判,但并未授权执委会谈判欧台双边投资协定(BIT),因此期待欧台FTA谈判可能不切实际。

而明年三月英国将正式脱欧,英国是台湾第十三大贸易伙伴,就贸易量而言具有其经济价值。同时英国脱欧后,势必积极对外寻求市场,就此契机,台湾亦应掌握。中英FTA传言亦甚嚣尘上,然而对英国而言,中国饶富机会却也充满挑战,未享中国广大市场之利却已蒙受中国廉价产品之害。

另一方面,中美贸易战正炽,英国若欲与美国签订FTA,势必不愿得罪川普政府,避免与中国在贸易议题上结盟。至于中国是否反对台英FTA?目前中国全力应付美国贸易战之际,或许给台英FTA一扇机会之窗。

除了欧盟,欧洲另外一个重要的区域经济整合组织是由瑞士、挪威、冰岛以及列支敦士登四国所组成的欧洲自由贸易协会(EFTA)。英国脱欧后,或许亦寻求加入EFTA,若加入则对台湾的市场价值有显着提升。即使光是EFTA既有四个国家,亦具有寻求FTA谈判的价值。

尤其台湾在目前经济转型与产业升级的过程中,与瑞士科技研发及产业合作(尤其医药与自动化),对台湾有高度助益。就实际操作而言,瑞士与冰岛已与中国签订FTA,且EFTA也已与香港签订FTA,大幅舒缓了EFTA国家对于来自中国的可能压力。

这些潜在国家是台湾在CPTPP之外或为了加入CPTPP可做的预先努力。蔡英文第一任总统任期已过半,如何在加入CPTPP以及新南向政策的大方向下,在二○二○年前取得国际经贸合作整合上的具体成果,这是蔡政府必须深切思考的。

勇于承受政治代价,整合谈判人力

有些问题出于政治,这需要蔡总统亲自决定是否承担政治成本,例如美猪、美牛及日本福岛食品案。尤其日本福岛食品是CPTPP的门票,蔡总统必须要思考何时以及如何解决政治僵局,且需勇于承受政治代价。其次,就实质谈判部分,政府必须列出优先国家,对于产业互补的可能性,可能受影响产业仔细访查、评估,而非纸上谈兵,沦为数字游戏。

最后就谈判人力部分,谈判办公室究竟有多少人力可同时开启FTA谈判?从国安会、政务委员、经济部、谈判办公室、国贸局、工业局、农委会多路人马?如何整合?由谁拍板?都是台湾在FTA大战略下,要先做好的自我準备。

更多内容请看新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