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政策解读 >陈破空:中美博弈「世界影响力」 >

陈破空:中美博弈「世界影响力」

  

【7月2日讯】6月28日,辛巴威当局宣布,执政28载、现年84岁的穆加贝再度“当选”该国总统。该国3月份即完成选举,反对派领导人获得压倒性胜利,但当局不予承认,拖延点票,从中舞弊,并强制在6月份展开“第二轮投票”。反对派领导人遭暴力威胁,被迫宣布“退选”。在这种情况下,唯一“候选人”穆加贝自动“当选”。

针对辛巴威的“选举结果”,非洲国家普遍表示难以接受,将在非盟首脑会议上予以质问;美国和欧盟直斥穆加贝当局可耻,决意推动制裁;联合国秘书长则公开表示,辛巴威选举“不合法”。

然而,臭名昭着的津国当局,却一直得到中共的铁杆支持。就在辛巴威大选陷入巨大争议期间,中共当局更加紧向穆加贝政府运送武器。4月份,中共以货轮“安岳江号”,向辛巴威当局密运武器,因南非工人拒绝卸货而曝光,在非洲舆论的一片谴责声中,找不到卸货港口的“安岳江号”,不得不原船原装返回中国。

得到中共铁杆支援的类似国家和政权,还包括:朝鲜,缅甸,伊朗,苏丹,古巴等。显见,一个国家的“世界影响力”,也必然反映该国的价值输出。比如,通常,美国输出民主与人权,中共则输出独裁与腐败。

奥运前夕,国际舆论再次热议“中国影响力”。有国际舆论认为,中国连续多年的双位数经济增长率,令世界“目眩”;中国外汇储备以每小时3000万美元的速度积累;中国加紧收购外国公司;中国在技术研发上的开支,比日本还多(但,在世界创新力排行榜上,日本仍高居第一,中国仅排名54)……

在非洲日益增长的经济投资和军事渗透,也反映了“中国影响力”日益增强的一部分。国际舆论尤其关注,2006年,中共召集48个非洲国家元首,到北京参加“中非论坛”。

据说,这类“中国影响力”与日俱增,对美国的全球影响力构成“严重削弱”。其中一例便是,世界最大赌城,已经不是美国的拉斯维加斯,而是中国的澳门。(另,作为赌博大国,中国每年赌资外流6000亿人民币,相当于全国全年旅游业的总收入。)

说到美国和中国的“世界影响力”,毫不讳言,其前提,都有各自强调的“国家利益”。区别却是,作为民主国家,美国的“国家利益”,多半就是该国民众利益;作为一党专制国家,中国的“国家利益”,多半就是中共的“执政利益”。(笔者亦曾多次论述:文明程度愈高的国家,其国家利益与全球利益愈是趋同吻合;文明程度愈低的国家,其国家利益与全球利益愈是背道而驰。)

还是那句老话:“外交是内政的延伸”。一出拆迁,就会闹出人命;一场地震,就震出一大片豆腐渣工程和腐败丑闻;一起奸杀少女案,就导致全县暴动,官民激烈冲突……所有这些,断难呈现于美国这类民主国家,却司空见惯于专制中国。表面上的偶发事件,源自深层次制度性的恶性肿瘤。

假设美国在对外关係中,完全放弃民主与人权价值,以美国的实力,不仅可以保持传统盟国,也完全可以吸引所有专制与独裁国家,使之成为美国“盟友”;如果美国对世界各地的暴政不闻不问,也不会招致恐怖分子的攻击,而陷于代价高昂和旷日持久的“反恐战争”。

由中共製造的“中国影响力”,正是建立在美国留下的“战略真空”地带上。换言之,美国因宣导民主和人权而树敌,中共则因纵容专制与暴政而结友。惟幸,世界上,多数国家已为民主领地,少数国家仍未摆脱暴政。因而,迄今,美国友多而敌少,中共敌多而友少。美国希望扩大全球民主版图,中共则渴望更多国家走上专制复辟。

“君子爱财,取之有道。”原是中国古语。美国与中共,截然不同的价值取向,在“世界影响力”的博弈上,恰恰反映善与恶、正与邪、光明与黑暗的人间较量。

──转自《自由亚洲电台》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